欢迎来到织梦58官方网站:您的低成本投资生涯,从这里开始!
我要开户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投资者教育 > 政府规章 >

政府规章

吉林一落马政协副主席在母亲灵堂用筐收钱 找人记账

发布时间:2016-10-14 01:59

吉林一落马政协副主席在母亲灵堂用筐收钱 找人记账

图为接受组织审查时,褚来福流泪忏悔。

原标题:从“黑土地的脊梁”到“参霸”的蜕变

——白山市政协原副主席褚来福腐败警示录

20多年前,他是全县最年轻的镇党委书记,吃住在镇里,带领大伙没黑没白地干,脚上沾满泥土,和老百姓打成一片。当年,镇党委被评为全省模范基层党委、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,有记者专门写了报道他的人物通讯《黑土地的脊梁》。

他是褚来福,吉林省白山市的“风云人物”。他从乡镇长做起,做到白山市长白县委书记、县人大常委会主任,白山市政协副主席(副厅级)。

然而,一步步顺风顺水,一点点忘记了初心。他当着官想着发财,全然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党员,假公济私、官商勾结、与民争利,终被自己的贪欲拖进了万丈深渊。曾被群众称赞的人民公仆变成了群众唾弃的腐败分子。

近日,经吉林省委批准,褚来福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,移交司法机关。消息发布后,群众给省纪委写来了感谢信。

思想滑坡,心态失衡,赤裸裸权钱交易

褚来福的忏悔:“有些兴奋,还有些紧张不安,感觉到了权力和金钱是这么近的关系。”“一个人最大的改变是观念的改变,他的方向发生变化的时候,行动会跟过去。”

“那时,我就想着入党,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”褚来福最近总是回想自己的过往经历,“我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呢?我也想找这个根源在哪。”

高中毕业后,褚来福回到生产队劳动,后被选任民办教师、公社干部。他在公社时看到,领导和普通干部一样步行下乡丈量土地,住在大队部,吃派饭,群众有啥事都去找干部,都抢着领干部回家吃派饭。他深受影响,心无杂念,浑身是劲,22岁那年入党了。

此后,他踏实肯干,历任白山市特产局局长、长白县副县长、长白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等职,成为家乡人的骄傲,自我感觉良好。

然而,变化也在此时发生。

在县里工作时,褚来福经常带队招商。在和老板们觥筹交错中,他感受到老板们奢侈的生活,看到老板们“头顶光环”呼风唤雨,心态慢慢失衡,觉得很多老板无才无德,不如自己,却生活滋润,一路绿灯,不由愤愤不平,开始羡慕奢靡生活,迷恋金钱。

2005年4月,褚来福被组织任命为白山市政府副秘书长、市信访局局长。

职务提升了,褚来福却很郁闷。他觉得该“有步”了,却没想到被这么安排——“有职无权,工作困难重重,出力不讨好”。他怨恨“组织不公”,甚至想辞职下海捞金。

他每天接触上访的老百姓,“看到底层人生活艰难,办事太不容易”,这非但没有激发他用满腔的热情去为老百姓做事,反而让他倍感金钱、地位的重要。

“从善如登,从恶如崩”。心态失衡、信仰缺失,褚来福逐渐走上了迷失沉沦的不归路。

2000年褚来福任白山市八道江区副区长,分管工业。调研项目时,他认识了某“老板朋友”。该“老板朋友”供述:“我跟他关系处得不错,希望以后他有更好的发展,能给找一些工程。”

2007年,“老板朋友”的感情投资得到了回报。褚来福时任靖宇县县长,主动帮助“老板朋友”承揽了县里的新建工程项目。

为了感谢褚来福,2009年的一天,这个“老板朋友”领他看了一套沈阳的120平米的房子,看褚来福“相中”了,随即给了他房子的钥匙。

“有些兴奋,还有些紧张不安,感觉到了权力和金钱是这么近的关系。”当时的心情,褚来福记忆犹新,“这是我走向违纪违法道路的开始,也是重要的一步。”

2009年是褚来福“发大财”的一年。当年,靖宇县决定征用2000亩林场建物流园区。褚来福与该林地承包人协商,拟以2000万元的价格征用其林地。该承包人承诺要“感谢”褚来福。褚来福当即竖起两个手指。

“20万元?”该承包人心想,办这么大的事,送20万元少点。但当他将50万元现金送给褚来福时,发现褚来福“拉下了脸”。于是,该承包人第二次来到褚来福家,送去一个装有150万元的绿色双肩背包,特意告诉褚来福“这是一个半”。

褚来福得到不义之财的担心和不安,在2010年12月他当上长白县委书记那一刻,烟消云散。他盘算着“小九九”,自己安慰自己:“收房子、收200万元,都是一对一的,一把一利索,我离开了靖宇县,就不会出事了。”

自作聪明,聪明反被聪明误;心存侥幸,存下的是不幸。

私欲膨胀,靠山吃山,成为家族企业幕后老板

褚来福的忏悔:“我自己也恨也悔也痛,将来九泉之下,我怎么去见父母啊!我父亲如果知道,会像我小时候犯错一样,把我绑在树上狠狠打,一定会气死……”

2010年12月以后,褚来福在长白县工作4年多,任长白县委书记。这期间,他违反廉洁纪律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“靠参吃参”为其亲友和他人经营活动谋取利益。

长白县是长白山人参的主产区之一,人参产业是该县唯一成熟的特色支柱产业,参业产值占农业总产值的60%以上,占农村人均收入的70%以上。在长白县,参地指标的分配,直接关系着广大参农的切身权益。

参地指标的分配原本是政府的行政事务,只需向县长汇报,但与褚来福共事的同事说:“2010年12月,褚来福担任长白县委书记之后,提出要整合长白县的参业用地资源。按照他的要求,县里出台了《关于人参产业整合的指导意见》,所有的参地指标分配都要请示他。”

“他是当地的‘参霸’。”执纪人员告诉记者, 褚来福是参业发展方面的“专家”,在发展家族企业上,煞费苦心。2010年,他决定成立公司,由家族相关人员共同打理,在人参种植、加工、销售、人员任用、利润分配等方面都是他说了算。

褚来福是家中的“顶梁柱”和“主心骨”。父亲去世前,让他开车拉着,到兄妹家转了个遍,嘱咐他,要照顾好兄妹。他一边流泪,一边下定决心,要承担起父亲的责任,让家里人都过上更好的生活。可是,他不思正道,反而不择手段,把手中权力当作了敛财的工具。


媒体报道